您现在的位置:桑舞小说网->其他类型->超级右手-> 完本感言(必看)

完本感言(必看)

作品名称:超级右手 作者:疯喵无敌

    当我在键盘之上敲下右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知道右手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有过辉煌,有过落寞。

    但更多的是沉默。

    右手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是一部成熟的作品,相信各位也都发现了,右手在中期的时候整个剧情就已经偏了。

    到后期的时候整个框架已经完全崩塌。

    这归咎于当初右手开坑实在太过匆忙,完全没有时间架构世界观导致。

    所以右手喵一直处于边想大纲边写的窘迫地步。

    到后期几乎可以说是举步维艰,生生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的写到了完本。

    喵并没有让它太监,也并没有让它匆匆完结,而是正常完本。

    可能期间还有许多瑕疵没有处理,但喵已经尽最大的努力让整个右手的故事看起来完整了。

    有许多的不成熟,有很多的遗憾,有许多的漏洞,也有许多的抱歉。

    但右手终归还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

    它终于长大成人了,尽管不尽如人意。

    感谢各位不离不弃陪伴右手到终点,志同道合的兄弟姐妹们。

    没有你们,喵撑不到现在。

    爱之深,责之切,喵懂。

    一切尽在不言中。

    新书《我的妖孽分身》今天上架。已肥,可宰。

    分身承接了右手的接替棒,李夜的故事告一段落,王舍的故事刚刚开始。

    这一次,喵准备的足够充分。

    几乎准备了所有的时间来设计剧情大纲,框架,人设等等细枝末节的东西。

    自问比右手要更加成熟,更加饱满,更加合理。

    这次,你们还要与我继续并肩么?

    喵虔诚,且期待着。

    附上分身简介以及开篇,感兴趣的兄弟姐妹们可以搜索一下。

    《我的妖孽分身》

    简介:

    王舍有一条黑蛇分身,上可九霄探月,下可入海捉鳖。能大能小,可粗可细,变化多端。校花为之倾倒,女神为之疯狂,引得无数妖娆美女尽折腰。这是一部脸上天生拥有帝王命宫格局的屌丝获得一条黑蛇分身之后的逆天彪悍史!热血!!!慎入!!!传说他的这条黑蛇是能够进化成神龙的恐怖存在······

    第001章入室抢劫

    “大哥,我就是个送快递的,不至于这样吧?”王舍一脸苦逼地说道。

    在他面前是个头戴丝袜手持匕首的彪形大汉,另一边的角落则是个满脸惊恐的漂亮女孩。

    “少他妈废话!”彪形大汉一脸凶狠,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条电线,将王舍捆的严严实实,丢在那个女孩的身边。

    做完这些后,他便开始翻箱倒柜,寻找有价值的金银首饰。

    “这货是怎么进你房间的?”王舍转头望着那个女孩,小声询问道。

    “从···从浴室的窗户那里。”女孩惊慌回道。

    她此刻身穿一件白色的浴袍,两条白皙修长的大腿裸露在空气之中,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明显是刚刚洗过澡的样子。

    空气之中散发着女孩独有的诱人体香。

    “妹子啊!你丫洗澡都不知道关窗户的嘛!”王舍一脸无语,眼睛肆无忌惮的在妹子白皙修长的大腿上划过,低声嘟囔道。

    他是一名高三学生,闲暇的时候在一家快递公司兼职。

    倒霉催的今天最后一单快递便遇到了入室抢劫这样的戏码。

    “我,我关窗户了!洗完澡本来想打开窗户换换气的······”女孩白皙的脸颊透着红晕,唯唯诺诺地说道。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妈的!不想死就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都交出来!”

    彪形大汉在房间内翻箱倒柜找了许久,这才满载而归,打开了房间内的台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两人的身上。

    “呦呵?还是个小美妞儿?”彪形大汉眼睛一亮,闪过一道是男人都懂的炙热光芒调笑道。

    “别!你别过来!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你!”漂亮女孩脸色一变,哪里会不明白彪形大汉想要做什么,惊慌失措地说道。

    “嘿嘿,劳资今天真是鸿运当头竟然碰到个极品,钱嘛劳资要···人嘛,劳资也要!”彪形大汉狰狞笑道。

    卧槽?!这丫劫财也就完了,竟然还想要劫色!不能再忍下去了!

    王舍眼睛深处闪过一丝厉芒,赶紧谄媚地说道:“大,大哥!不至于!”

    “去你妈的!你算个什么东西?”彪形大汉瞥了王舍一眼,一巴掌扇在王舍的脑门上,骂骂咧咧道。

    王舍后脑磕在身后的墙上,整个身子顿时便软了下去,貌似是昏了过去。

    谁都没有注意到,王舍在昏迷之前,眼底闪过的一抹阴沉戾色。

    更加没人注意到就在王舍昏迷的同一时间,他后背的背包蓦然一阵耸动,从其内探出了一条水管粗细的黑蛇。

    “小美人,哥哥来了!”彪形大汉如饥似渴的伸出两只肮脏的手,向漂亮女孩高耸的胸脯恶狠狠的抓了过来。

    漂亮女孩绝望的闭上了眼,这个时候还有谁能够救她?

    “啊?!蛇!”

    在绝望中许久的女孩并没有等到彪形大汉的咸猪手,而是听到了一道异常惊恐的惨呼声。

    蛇?她屋子里怎么会有蛇?

    女孩下意识睁开眼,眼瞳骤然紧缩。

    在她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黑蛇。

    黑蛇此刻正盘着身子,高高扬起头颅,吐着猩红的信子,发出一阵惊悚入骨的嘶嘶声响。

    它一双冰冷至极的蛇瞳,正盯着彪形大汉,嘴角两侧两颗露出的獠牙在昏暗灯光的照耀之下泛着森冷的寒芒,很明显是一条毒蛇。

    黑蛇的体型并不长,大概有一米左右,但饶是如此,出于人类对于毒蛇天生的畏惧,它还是带给了彪形大汉一股极大的威慑力。

    彪形大汉面色惊恐,小心翼翼地向后退去,退到一个安全的距离之后,转身慌不迭抱头鼠窜,直接从依旧敞开的浴室窗户跳了下去。

    妈的!摔伤也总比被毒蛇咬一口强吧?

    事情转变的有些诡异,女孩与这条黑蛇只有一尺之隔,吓的花容失色,不敢动作分毫。

    她身上的浴袍好死不死就在此时莫名其妙的脱落了下来,露出了女孩曼妙的娇躯。

    但女孩依旧不敢做出丝毫的动作,目光盯着面前的黑蛇,心情紧张到了极点。

    她也不清楚为什么她的房间内会出现一条黑蛇。

    黑蛇惊走歹徒之后,回头望向女孩,蛇瞳闪过一丝惊呆,愣在了原地。

    它的鼻子内竟然流出了鲜血。

    它艰难的从女孩高耸的胸脯移开视线,微微吐着信子,扭动身躯在地面游走,钻出了女孩的房间。

    “呼呼呼!”

    等到黑蛇离开之后,女孩才敢大口的喘气,眼神充满了劫后余生以及一丝疑惑之色。

    刚才被那条莫名其妙出现的黑蛇盯着,为什么会给她一种被人类盯着的错觉?

    惊魂未定的女孩过了好一会儿才感觉恢复了些力气,快步跑到浴室将敞开的窗户彻底关死,又在房间内穿起衣服后,才缓步走到王舍的身边,轻轻拍了拍王舍长满雀斑的脸颊,“呀!怎么这么烫?!喂!你醒醒!”

    “啊?”

    王舍魂不守舍的清醒过来,脑子还有些发蒙,只感觉腹部好像有一团热流在急速的往上涌,全身燥热的难受。

    “你···你不是撞到后脑昏迷了么?怎么会流鼻血?脸怎么这么红?”女孩疑惑地说道。

    她忽然愣在原地,双手急忙抱胸,一脸警惕地盯着王舍,“你刚才是装昏的?!”

    如果这个送快递的臭小子真是假装昏迷,那自己的身子刚才岂不是被他全看光了么?

    “天地良心啊!我刚才是真的昏过去了!”王舍急忙解释道,心里则暗暗加了一句,不过你的身子小爷我可是正大光明的看了个一清二楚,呃···至少38D吧?

    女孩一阵狐疑,目光死死盯着王舍,让后者心里有些发虚。

    “你···我···”她一阵气急,但貌似没有丝毫的办法,不管这臭小子是真昏还是假昏,好像现在都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吧?

    “那个···麻烦你能不能先把快递单给签收了。”王舍讪讪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女孩。

    一单快递王舍可以提成五毛钱,为了这五毛,他今天也算是拼命了。

    刘蒹葭?

    望着快递单上女孩清秀的笔迹,王舍眼前一亮,暗暗念道。

    “好了,快递我已经签收,你可以走了。”刘蒹葭丝毫都没有一点对待救命恩人的觉悟态度,对王舍下了逐客令。

    她现在心里有个疙瘩,总觉得面前这个一脸雀斑的臭小子刚才看光了自己的身子,对他没有丝毫好感,恨不得赶紧将他赶出房间去。

    王舍也不在意,收起快递单,刚想要转身离开刘蒹葭的房间,眼角的余光却落在了一片狼藉的地面。

    那是他们快递公司的包裹,被歹徒刚才摔在地上,从中间莫名其妙的裂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里面是一套极具新潮的粉红色情趣内衣。

    与此同时,刘蒹葭也顺着王舍惊呆的目光看到了快递之内的东西,顿时一阵面红耳赤,怒道:“这是什么?!你们快递公司搞错了!这不是我的东西!”

    “是嘛?”

    王舍大有深意地望着刘蒹葭,“我只负责送货,如果货品有什么问题,麻烦你联系我们快递公司的售后客服。”

    “你!”刘蒹葭面色难堪到了极点,快步上前抓起那件快递包裹,将内衣手忙脚乱的重新塞了进去,直接扔到王舍怀里,“这不是我的东西!我拒收!”

    “嘿嘿,妹子,快递单上你可是签收了啊!”王舍扬了扬手里的快递单,幸灾乐祸地说道。

    “你!你给我滚出去!”刘蒹葭愤怒至极的吼道。

    “切,滚就滚!要不是劳资刚才动用黑蛇分身,你这会儿还不知道有多么凄惨呢,神气个什么鬼?”王舍一边向外走,一边小声嘟囔着。

    第002章敢黑小爷的工资?!

    王舍走出刘蒹葭的房间,将躲在房间外的黑蛇取出放入背包,一股异常饥饿的感觉如洪水猛兽在他脑海之中疯狂肆虐。

    他的意识可以自由操控两具身体,一具是他人类的身体,还有一具就是他背包内的那条黑蛇。

    饥饿的感觉就是黑蛇传递给他的。

    出现这么诡异的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

    三天前的深夜,王舍送完快递回家,路上出了场车祸,肇事司机还他妈的跑了。

    然后他就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拥有了一条黑蛇分身。

    本来他今天送完最后一单快递之后,就会去附近的一家养鸡场,让黑蛇分身饱餐一顿,没想到竟碰到了入室抢劫这样的事情。

    王舍急匆匆赶到养鸡场,让黑蛇吞食了几只鸡仔后,便将黑蛇放养在了附近,返回了自己的住处。

    他必须要早点休息,明天就是快递公司发工资的日子。

    因为前几日黑蛇的缘故,王舍如今一贫如洗,兜比脸还要干净。

    若是没有这五百块钱的工资话,王舍可就要断粮了。

    次日下午放学后,王舍便直接来到了快递公司。

    “什么?!我被人投诉了?!”王舍瞪大眼睛,望向把腿翘在桌子上的肥胖男人,满脸不可置信的问道。

    他忽然想到了昨晚的那个刘蒹葭!这个女人竟然真的向公司投诉了他!

    妈个鸡的!你丫在网上买的那么隐私的新潮东西被小爷撞见,凭什么就要投诉小爷?小爷怎么说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呐!有你这么对待恩人的嘛?!

    肥胖男人一脸惬意,一边掏着耳朵,一边说道:“按照公司规定,如果被顾客投诉的话,是要扣十倍处罚金的。你上个月的工资连处罚金都不够。”

    “卧槽?!”王舍听到肥胖男人的话心里便急了,这五百块工资是他一个月辛辛苦苦兼职送快递五毛五毛攒出来的,这要是被扣了的话,说不心疼那绝对是假话。

    “赵总!你···你不能这样!”

    “还有,鉴于你上个月绩效表现一般,所以公司决定解聘你,十倍的处罚金就用你上个月五百块钱的工资抵消了。不过看你还是个学生,多出来的处罚金,公司不再对你进行追究。你现在可以离开了。”肥胖男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赵丘八!你!你敢玩儿我?!”王舍心中怒极,双拳紧握,望着赵丘八咬牙切齿地怒道。

    他刚刚进这家快递公司做兼职的时候,便曾听其他正式员工说过关于这个赵丘八的一些闲言碎语。

    赵丘八最喜欢用学生做兼职,等他们干完一个月领取工资的时候,便会用各种借口克扣这些兼职学生的工资,然后解聘他们,再找下一波兼职学生。

    往往选择出来做兼职的学生家里都没什么过硬的背景,再加上赵丘八认识几个官场上的人物,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当是兼职赚取社会阅历,以前的这些兼职学生无一不是选择了咽下这口恶气。

    但王舍却绝非以前的这些兼职学生可比。

    如今他有黑蛇分身,赵丘八想黑了他上个月的血汗钱,王舍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

    “玩儿你?”赵丘八肥胖的脸庞之上肌肉一阵抽搐,露出一丝冷笑,他蓦然起身,一米八开外的身高站在身形瘦弱的王舍面前极有威势。

    “老子就是玩儿你了,你能拿老子怎么样?赶紧他妈的给老子滚蛋!”赵丘八讥笑道。

    王舍双拳紧握,目光阴沉,死死盯着赵丘八没有后退半步,片刻之后,他长长舒了口气,道:“很好!赵丘八,希望你别后悔!”

    好汉不吃眼前亏,王舍深知这一点,没有黑蛇分身在附近的情况下,面对一米八开外体格壮硕的赵丘八,王舍根本就打不过他,相反还会被赵丘八恶狠狠的暴揍一顿。

    所以他选择暂时忍下这口恶气,转身离开了快递公司。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王舍根本就不是君子,他是一个真小人,睚眦必报只争朝夕才是他的行事风格。

    赵丘八黑了他五百块钱的工资,王舍若是不让赵丘八付出惨痛的教训那他就不叫王舍了!

    对了,还有那个不分青红皂白投诉自己的刘蒹葭!

    一想到这个女人,王舍心中便涌现出一股怒火。

    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王舍锁上房门便躺在了床上,将意识直接附在了远在南郊养鸡场的黑蛇身上。

    躲藏在隐蔽洞穴之中的黑蛇蛇躯微微一动,头颅蓦然抬起,蛇瞳之内散发出来一股滔天怒火,吐着猩红的信子,扭动着蛇躯直接钻出洞穴。

    在皎洁月光的照耀下,黑蛇身上散发着粼粼的光芒,速度极快,向着快递公司的方向游走而去。

    快递公司之内。

    赵丘八面露得意之色,一边数着手中的钞票,一边沾沾自喜道:“嘿嘿!这次空手套白狼又赚了一个月的免费劳动力,这帮煞笔学生还真是愚蠢的很,明天再去学校附近发些兼职广告。”

    他丝毫都没有注意到,一条一米左右的黑蛇,已经从微微开着的窗户边儿上顺着墙角的缝隙钻了进来。

    蛇瞳之内,一片凶芒!

    王舍控制着黑蛇,吐着猩红的信子,悄无声息的游走到赵丘八坐着的椅子下面,顺着椅子的后背爬了上去。

    在赵丘八前面的办公桌上,还摆放着四捆的百元大钞。

    此刻赵丘八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手里的钞票上,丝毫都没有注意到从他后背探出头颅的黑蛇。

    “嘿嘿!发财了发财了!再坑几批那些兼职学生,老子就能在林州市的市中心买下一套房子了!”赵丘八心满意足,将手中点清楚的钞票放在桌子上,“这个月又是五万进账啊!”

    哼!

    王舍心中冷笑,蛇瞳散发着幽幽的寒芒,故意将蛇头靠近赵丘八,吐出信子,发出一阵轻微的嘶嘶声响。

    赵丘八身子猛然一僵,脸庞上的兴奋表情瞬间凝固,他下意识的转过头,一双眼瞳骤然紧缩。

    在他肩膀之上,此刻正趴伏着一条黑蛇,黑蛇蛇瞳闪动着冷冽至极的寒芒,此刻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两颗尖尖的獠牙,猩红的蛇信不时喷吐。

    赵丘八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面庞顿时一片煞白,“别···别!”

    他话还没有说完,黑蛇眼神之中透出一股蔑视,竟是直接一口向赵丘八的脖颈咬了过去。

    “啊!不要!”

    赵丘八两眼一翻,发出一声惨叫,竟是直挺挺的昏了过去。裤裆处一片潮湿,一股腥臊气弥漫当场。

    “哼!中看不中用的废物!稍微吓你一下竟然就直接昏过去了?”

    王舍心中冷笑,他的目光望着办公桌上的五捆钞票,眼神炙热。在房间内寻找到一个袋子,将五捆钞票全都叼入袋子内。

    做完这些后,王舍便控制着黑蛇叼着袋子沿着原路离开了快递公司。

    五百换五万,这就是赵丘八应该付出的代价。本来这五万就是赵丘八黑其他员工的血汗钱,拿走这些钱,王舍心里并没有任何负罪感。

    咦?等等!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王舍控制着黑蛇急速向前游走,但就当他准备控制黑蛇返回自己住处的时候,却猛然感觉到黑蛇的身躯貌似有些不太对劲儿。

    黑蛇的身躯传来一阵虚弱无力的感觉,全身上下竟好像要裂开了一般的难受。

    王蛇读高三,这段时间又莫名其妙的有了一条黑蛇分身,自然对蛇类的习性知识进行了一番恶补,眼下这种情况很明显是这条黑蛇要蜕皮的节奏啊!

    第003章苏媚己

    努力控制着黑蛇返回自己的住处,王舍这才意识归体,仔细注视着黑蛇身躯的变化。

    他发现在黑蛇的头顶之上裂开了一道缝隙,整个蛇躯原本还是幽光乍现,如今看起来竟显得有些臃肿,鳞片黯淡无光,果然是要蜕皮的节奏。

    一股犹如被层棉被包裹的如同窒息般的感觉不断传入王舍的脑海之中,王舍再次将意识附在黑蛇的身上,控制着黑蛇不断扭动,头颅整个从黑蛇头顶的裂缝处钻了出来,顿时一阵神清气爽。

    整个蜕皮过程持续了将近三四个小时。

    等到王舍控制着黑蛇从蛇皮内完全钻出的时候,他早就有些意识模糊了,这蜕皮可当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也来不及观察蜕皮成功之后的黑蛇,王舍便直接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一直模模糊糊的睡到了正午,王舍才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沾满了一股黑乎乎的散发着恶臭气的黏液,王舍微微皱眉,扫了一眼角落当中的黑蛇,蜕了一层皮的黑蛇体积明显要比之前大了一圈,也未多想便急匆匆的冲进洗澡间将身上的黏液洗干净。

    望着镜子之中自己微微露出八块腹肌的强健身体,王舍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身体究竟什么情况王舍哪里会不清楚?那完全可以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但是现在自己的这副身体,王舍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其内充满着一股爆炸般的力量。

    难道黑蛇蜕了一层蛇皮之后,自己本尊也获得了相应的好处?

    他心中一阵狂喜,若是再面对赵丘八那种人,王舍自信不动用黑蛇分身,自己就能一拳将他打趴下。

    哐哐哐!

    正在此时,房间外忽然有一阵敲门声急促响起。

    “谁啊?来了!”王舍眨了眨眼,快步跑到客厅,直接打开房门,房门之外,此刻正俏生生的站着一个打扮时髦,年轻貌美的女孩。

    这年轻女孩名字叫做苏媚己,是王舍名义上关系极为复杂的‘嫂子’。

    她不是在三亚旅游还有好几天才能回来的么?怎么今天就跑回来了?

    王舍顿时面色微变,张了张嘴,结结巴巴地说道:“嫂,嫂子!你电话里边不是说还有两三天才会回来的么?”

    “在外头呆久了没什么意思,所以就提前回来了。身边还有个跟屁虫一样的苍蝇,哪还有心情在外头玩?”苏媚己微微皱着柳眉,望向门外,努努嘴,一副没好气的模样小声嘀咕道。

    她眼神有些狐疑地盯着面色有些尴尬的王舍,“臭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见到我回来不高兴么?你该不会是趁着我不在家偷偷带着女同学来家里过夜了吧?让开!”

    “啊!哦!”王舍急忙闪身,给苏媚己留出空隙,尴尬地挠着头,解释道:“怎么可能!”

    “把东西放这里,你就可以走了。”苏媚己走进房间伸了个懒腰,对门外不咸不淡地说道。

    “恩,行。”一道男子的声音缓缓传了进来。

    听到这名男子的声音,王舍顿时便皱起了眉头,这声音的主人王舍认识,叫周文斌。

    是苏媚己众多追求者之一,听说家里边在林州市挺有能量,周文斌在林州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是最有可能成功追求到苏媚己的男人之一。

    “小舍也在家啊。”周文斌提着十几个大包小包走进房间,将东西放好之后,对王舍善意一笑,客套说道。

    王舍撇了撇嘴没有搭理周文斌,对于苏媚己身边所有的追求者,王舍从心里不待见,这帮人就是想把苏媚己从他身边抢走,王舍怎么可能会喜欢?

    “苏苏,今天晚上我在迪欧定了个位置,要不一起吃个饭吧?也算给你接风洗尘。”周文斌也不在意王舍的冷脸,彬彬有礼地望着苏媚己说道。

    “算了,我没兴趣。没什么事情你就先走吧,我累了。”苏媚己皱眉道。

    “额···那我改天再约你。”周文斌碰了个软钉子,讪讪耸耸肩,这才恋恋不舍的走出了房间。

    王舍心中淬骂了周文斌几句,刚刚关上房门,只觉耳根子一痛,倒抽了一口凉气,“哎哎!嫂子,你轻点!轻点!”

    “说!你这臭小子鬼鬼祟祟的,是不是趁我不在,在家里干坏事了?!”苏媚己冷着一张脸,狠狠揪着王舍的耳朵审问似的说道。

    “我哪敢啊!”王舍苦笑道。

    “是么?这么说你在家里很乖了?”苏媚己大有深意的冷笑道,但丝毫都没有松开王舍耳朵的打算,反而更加用力的拧了一圈。

    “哎!嫂子!你先松开,我···我这段时间真的全按照你交代的事情做的!”王舍痛的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了,“你衣服我全都洗干净叠好了。”

    “哦?是么?”苏媚己继续问道。

    “洗了!真的全都洗了!”王舍慌不跌点头。

    在他这个极为复杂的家庭里,苏媚己就是绝对的女皇级别的人物,而王舍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地位可言,更像是苏媚己的佣人。

    什么端茶做饭,洗衣拖地的事情全部都是王舍自己一个人在做。

    一来是因为愧疚,毕竟苏媚己刚刚与王舍的哥哥订下婚约,王舍的哥哥便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露面。

    二来则是因为王舍喜欢苏媚己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如青谷幽兰,闻入心脾,极为舒畅。

    当然仅凭这点是不能够证明王舍心理变态的,对于他这种青春期的男孩子来说,对异性充满向往应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吧?

    当然王舍也有自己的底线,对苏媚己贴己衣物,王舍是绝对不会动的,否则那样就太没有节操了。

    “暂时信你了。”苏媚己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松开手,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斜躺在那里,模样极为慵懒的说道:“小舍,来给我按按腿,在外头跑了几天,两条腿都快酸死了。”

    王舍望着苏媚己,眼神从她粉嫩的脖颈一路向下,望着她那双雪白笔直的大长腿,艰难的吞咽着唾液。

    正值夏天,苏媚己穿了一条牛仔热裤,两条大长腿不停晃动着,刺激的王舍口干舌燥。

    王舍一手炉火纯青的按摩手法正是拜苏媚己所赐。

    “快点啊!傻愣着干嘛?!怎么几天不收拾你,你皮又痒了么?”苏媚己冷冷瞪了王舍一眼,一脚踹在王舍的腹部,那力道如果是之前的王舍绝逼要后退三四步才能止住,现在他竟然一步都没有退后,感觉就像是在他身上挠痒痒一样。

    “咦?”苏媚己轻咦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从茶几上慵懒的翻开了一份杂志,随意的翻看着,嘴里边还不忘念叨着:“你丫倒是快点啊!”

    “哦!”

    王舍眨了眨眼,半跪在沙发前,两只手轻轻放在苏媚己两条小腿之上,刚刚按照之前的手法力道按压,苏媚己身躯忽然一颤,整个人蓦然从沙发上坐起,一巴掌便呼在了王舍的脑门上,怒道:“你这臭小子能不能轻点?!想痛死我啊!”

    王舍本就半跪在沙发前,被苏媚己一巴掌的力道呼来,顿时整个身体便有些控制不住平衡,下意识的双手在半空之中胡乱抓着,感觉像是抓到了什么东西但却已经晚了。

    他整个人向后倒去,只听到苏媚己同样发出一声惊呼,整个娇躯便重重的向王舍扑了过来。

    王舍抓住的正是苏媚己的一条胳膊。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作推荐:

小说超级右手已更新到最新章节 完本感言(必看),全文免费阅读并且无弹窗广告。